好看网络,好看网络平台,好看网络工作室

产品展示

PRODUCT
D

产品展示 PRODUCT

分类

在平原读后感

时间 : 2020-04-17 19:08
      《在平原》读后感(一):评。
 
  其实这个评论应该出现在上周,不知道为啥就拖到了今天(我才不承认是因为懒)。 这本书和之前读到的《白夜照相馆》完全不同,王苏辛一改当时冷峻而疏离的状态,变成了一个“直面”的叙述者。 在这种新的形式当中,可以看到一种不同于之前的故事结构,这也成了这部作品中最值得关注的闪光点——故事当中的每一个转圜的节点都存在着恰当的距离,并没有将叙述的节奏压缩到无法喘息的境地,也没有做成常态化的“散点”故事。 拿《在平原》一篇来说,全程的叙述中我始终能感受到一种自我的常态,像是一个时刻进行中的研讨会——自然,那是关于自身的(一个阶段性的自我切片)。其中关于绘画之道的讨论与延展又何尝不是同写作,同人生一样的。 不过,这个故事(回思)似乎还没有抵达一个完美的彼岸,在不久的将来没准还能看到《在上海》或是其他的什么?那个时候,应该又有不同了吧。 (这是我最初所想,没想到看完这本书的第二天得知了一个让人“崩溃”的事实:她真的是学画画的[捂脸])
  《在平原》读后感(二):根本没有什么新生活,有的只是这一个生活
 
  ——画画表现的是客观世界,但更是人自己,或者说,世界落实到个人身上才有意义。(《在平原》)
 
  刚看到《一条》采访莫言说,年轻人的生活,就让年轻人去写吧。 我一度很不忿青春文学作家的东西,但每当看到那排着长龙的青葱面孔,还是有些心凉,他们能选择什么呢?那急切需要答案或者解药,只能投向打鸡血或者熬鸡汤,可再往后呢,真正面对生活的复杂无序时,去和谁交流?听了太多“和过去的自己和解”这样的话,但总觉得不够深刻,经不起漫漫长夜的深掘。 我觉得可以看《在平原》这样的作品。 91年作家王苏辛直面自己的精神困境(也是我的精神困境),并准确地通过小说表达了出来,把读者带进思考的对话中,抽丝剥茧,打开九重舍利盒子,最后看到的是一面镜子。李挪与许何对话,和过去的影子对话,才明白了现在的自己。 如后记中所说——根本没有什么新生活新人生。我所拥有的,只是这一个生活。 苏辛是在探讨绘画,当然不止是在探讨绘画,从那些移植或杜撰来的名画艺术家,就能看出她的野心,以及她傲人的掌控力。看到最后时间落款写了整整一年,心生敬意。 而通过绘画来探讨又非常巧妙,这种巧妙不是刻意,而是天成。试想,我们不就是称呼一切说不清道不明的境界为艺术吗?写作是艺术从业者,商业也是艺术从业者,甚至带孩子也是艺术从业者。 贺兰山岩画,古人的符号对今人的意义才有几何?作岩画的人绝对是为了当时的自己,只是历史将我们带入了久远惯性的牢笼。太精致了,最近一些年人们对史前文明兴趣陡增,渴望原始成为中外的一种思潮,我们希望逃离那种假的生活,想真正的做回自己。 当代艺术不就是如此吗? 这里想到了杜尚说过一句话:“我不相信艺术,我相信艺术家。” 开头说的那个短视频采访,能看出由头是莫言出了新全集,要知道他已经十年没出长篇小说了。最喜欢的镜头,是莫言骑着二八大杠自行车,在街头远去。这是一位小说家的身影,也是生活里的普通人。 扯远了。
 
  《在平原》读后感(三):《在平原》:必须给它完整的阅读时间
 
  要给《在平原》一个完整的阅读时间。
 
  2018年第5期的《思南文学选刊》,王苏辛的《在平原》占了近60页,是一篇不短的小说。第一次读《在平原》,我像对待任何一篇不短的小说一样,任意停顿随时接续,意外的是,每一次停顿后的接续,都逼迫我必须从头开始。是不是爱到缠绵悱恻结局又不分明得叫人迷乱?抑或是平常心地推开家门却发现眼前一片杂沓?都不是。《在平原》情节简洁到几乎没有情节。
 
  李挪,以后我们会知道,虽然年轻却已经凭借出色的技巧成为画坛新宠,作品在市场上的拍卖价已经相当漂亮。可是,小说一开始出现在汽车开过能“掀起一阵轻微的黄尘”的小城时,李挪就是一个拿着艺术学校短期合同、要帮助即将参加高考的学生能在艺考中过关斩将的美术老师。天干有风的含糊小城、背景尚不明朗的美术老师,我以为那将是一个比学生大不了多少的女老师与一群荷尔蒙爆棚的中学生互相拼合、互相厌嫌的故事,然而,作者让李挪第一次走进艺考生的教室,就是一嘴的专业术语:“边儿上的还可以。把模特当色彩画了其他的,只有素描关系。颜色,没有一块准的。形体、结构想当然……很多东西是磨出来的,不是画出来的。三个小时要解决的,只能三个小时解决”,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对小说读者讲如此专业的绘画术语,《在平原》是要给小说里的学生和小说外的读者上一堂共同的美术课吗?
 
  夜已深,我放下《思南文学选刊》打算入眠,想起了莫迪的《摇摆798》。以画为媒、最终金钱打败了爱情的长篇故事,虽然没有做到别出心裁,但是它让我了解了意大利画家莫迪里阿尼,了解了莫迪里阿尼笔下的俄罗斯女诗人安娜·阿赫玛托娃何以那么不设防。我喜欢读过一篇小说后自己的记忆中又增添了一两笔有意思的东西,当下决定,读完《在平原》。
 
  “画人时不要当画人,画房子时也不要当画房子……是一团颜色,你们要做的,就是把颜色找准确。”什么意思?我抗拒地自言自语道:我是来读小说的,不是来当艺考生的。可从完全不懂得的这一句话接续昨天读过的《在平原》,总是觉得没有办法读下去,只好从头再来。
 
  3次从头再来后,我决定给《在平原》一个完整的阅读时间。
 
  《摇摆798》直面画家、艺术经纪人、艺术品买卖等等让普通读者稍感陌生的人物和场景,因为直面,所以更能呈现得波澜壮阔,这给阅读者即时的灵与肉的冲击。然而,艺术和故事终究被处理成了两张皮,也就是说绘画只是莫小夜(《摇摆798》的女主角)们的华丽外衣,他们的人生、他们的爱恨情仇终究是与艺术没有多少瓜葛的。
 
  以绘画为职业,艺术怎能不影响到画家的人生观和价值观?所以,已然就是知名画家的李挪,又是来轻扬黄尘的小城当绘画老师的,王苏辛让李挪的活动场所仅限于画室、去写生的山上,顶多再加上她临时栖身的充盈着市嚣的宿舍,已经足够;这几个场景,注定了李挪一开口必定就是线条、形体、结构和颜色,必定是肯定和准确。只是,阅读过程中我始终想问,曾经学过画的王苏辛,明白自己在写作一篇小说还无所顾忌地如数家珍地铺排着习画的专业要求和专业素养,她到底想要读者通过阅读《在平原》获得什么?
点击关闭
  • 客服

    扫描关注公众号
  • 客服

Copyright © 好看网络 版权所有

网站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