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网络,好看网络平台,好看网络工作室

产品展示

PRODUCT
D

产品展示 PRODUCT

分类

参加朋友的婚礼

时间 : 2020-04-18 08:36
        阳光很好,是明媚的春天。
 
  从图书馆巨大的明亮窗子望向外面,看得见远处的海水,在春风涨高的海面起伏,长着翅膀的大海鸥,诱惑人偷懒。
  我坐在图书馆里,翻文翻的有些疲惫,随手翻了翻字典,这是老习惯了。第一眼扫到的单词是,Fatalité,阴性名词,宿命,命运。
 
  突然背后一沉,凑耳边的声音弄得人心痒痒的,“许哥,”他的手顺着肩滑到脖子搂住我,还偏着头拿鼻尖蹭蹭“干嘛呢在?”
 
  “死开,”我一巴掌拍在他手上,“说了别老动我。”
 
  我跟小泽认识多年,敢拿职业生涯打包票这君性取向绝对没有一点问题,也就这毛手毛脚的习惯让人有点……烦。
 
  “嘶,”小泽说,“你哪儿的毛病,都是男生怎么就不能喜欢喜欢我了。”
 
  我回头看他,咬着牙忍住了动腿的欲望。
 
  所幸图书馆人不多,只隔壁桌两个女孩子瞥一眼笑一下,你掐一下我手臂,我掐一下你大腿,又开始呵呵笑。
 
  小泽死命搓着手背上一片红,一脸埋怨:“你也就潘安诚能碰你是吧。”
 
  他想了想,提醒我,那小子好像今天婚礼。
 
  啊,是,今天是我最好朋友的婚礼。
 
  高考完最疯的那个夏天,都是几年前的事了。
 
  若是说北方秋天最值得前往的城市,不说小的,不说远的,真非北京莫属,它短暂也美好。胡同在阳光里重获生机,落叶在色彩里最后绚烂,古典在现代里相生相依,乡下在隐居里安然自得,也免不了吃货在美食里迷失。
 
  新生报到第一天,我在美食里迷失之后,又在校园里迷了路。
 
  怎么会有这么惨的事。
 
  转悠转悠俩小时后,终于找到了宿舍楼。
 
  这楼说高也不高,但在今天它就是格外的高。
 
  我拿冷水抹了把脸,扫去提重物的疲倦精神了些,安置好了行李,盯着床边的名牌溜号儿。
 
  潘安诚。
 
  我上铺的名字。
 
  潘安诚,潘……潘安?
 
  是够不要脸的哈,想貌若潘安,又想做人实诚。越想越笑的大声,锤得床板直晃悠,就很想见见这人。
 
  潘安诚是最晚来的,也是最没礼貌的。门哐一下给他踢开,左手桶子右手包,骨子里透出来的拽的上天的气质着实让整个宿舍的人都愣了愣。我顺手拿过他的包,没料到这么重给我吨了一下。尴尬。我听到他笑出了声,抬头看了眼,视线对上。鼻子眼睛耳朵眉毛一个不少,但确是好看的。
点击关闭
  • 客服

    扫描关注公众号
  • 客服

Copyright © 好看网络 版权所有

网站导航